【第一屆理事】陳小菲 理事

【理事介紹】陳小菲

 

文/理事兼教育學術委員會主委 陳宜芳 

責任編輯/藍玉珊

 

  在學生時期,因為愛漂亮的關係愛上了美容業,於是從高一開始半工半讀,展開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舞台。會選擇創業開店,一方面來自受夠大公司的束縛與制度;一方面則是母親為了我標到了一間我們夢想中的房子,相較市面上,法拍屋坪數大且較為便宜,於是我們花盡所有積蓄甚至變賣家中的車子,將部份資金予銀行貸款,最後才有了菲堤的雛型,也因為將全部資金投入標案,開店初期的我身無分文,轉而向青年創業貸了三十幾萬的款項,做簡單的擺設與隔間,沒有漂亮的裝潢、沒有電視、沒有沙發,美容室只有三間,地板還是家庭式的白瓷磚。

 

剛開店的第一年,回想起來好笑,但是當時很心酸。

 

  雖然我對自己的技術很有信心,但卻不知道如何行銷,又是個網路笨蛋,自命不凡的打著當年台南沒有任何一家美容沙龍會這樣寫的口號—「堅持不推銷」,這下好啦,不會行銷,又不推銷的結果,就是不知道怎麼過活。每當客人做完課程回去後,我只能在心裡默念痴痴的等,希望她們有一天能想起我的真誠、我的用心,再次回來光顧這間小店。

 

  小店的後面是工廠區,有道木門相連,我母親的皮件工廠就在後方。因為關心,那時候母親只要有空,就會時常來店裡看看我有沒有在忙,若看見我坐在櫃檯就會一直問我:「阿謀人客喔?謀要緊啦~開始攏係安內拉!謀要緊~謀要緊~」但這樣的關心,讓我覺得壓力好大,有一天,我故意把店裡的後門給鎖上了,母親發現門鎖住了,就從房子外繞一圈走到前面緊張地問我:「門那ㄟ鎖著阿?哩係恩係身體謀爽快?」我故作輕鬆的說:「沒有啦,我可能不小心鎖上的。」之後,為了不讓母親常常看到我空坐在櫃台前,我放了一雙她不認識的鞋子在鞋櫃旁,自己則躲到二樓去,偽裝正在服務客人的樣子,等母親離開後,才難過地趴在美容床上哭了起來……。

 

  我覺得自己好懦弱,不敢承認沒生意還一直假裝很生活很忙碌,有時打烊了也不敢回去家裡,想著房貸繳不出來、信用卡款繳不出來、家中的家計也幫不上忙,一個人聽著音樂默默坐在沙發上流淚,那時的我真的非常無助徬徨,不知道開店是不是對的……我很想讓家人跟朋友們看到我成功了,卻好難好難……一度決定放棄自己,整天泡在小說跟漫畫裡,過著一天算一天的日子……。

 

絕對不要讓自己懶散,能打醒自己的人只有自己

 

  有一天,我開始對自己喊話:「妳阿!沒有退路可以認輸,看看自己現在什麼鳥樣,像話嗎?還像一間店嗎?」從那時起,我開始向圖書館租借了大量與美容有關的專業書籍,對皮膚生理學、皮膚疾病等書也培養起了高度的興趣,越看越起勁也覺得更有活力了,我想這就是感受到自己有在成長的力量吧!

 

  為了振作生意,我上網參觀別人的奇摩部落格,看看人家都在幹嘛,成功的店特質是什麼?發現別人在做活動促銷,我也去找設計公司設計,但是設計一張A4大小的DM就要800-1200,窮的要被鬼抓走了哪還有錢找人家設計?所以我請哥哥幫我灌了CDR設計程式,老娘可以自己學!老娘沒那麼容易被打敗!而完全沒有平面設計經驗的我,根本是瞎子摸象,只好每天上網看人家的教學文、看書,一步步慢慢摸索,從那時候開始將近10年的時間,所有名片、海報、DM,全部通通自己來,應該也省了不少錢(笑)。

 

  某天在逛奇摩拍賣時,發現很多商家會使用拍賣來刊登服務,例如做臉、到府洗車、到府照顧寵物之類的,那時奇摩拍賣正紅,我也順著這股潮流開始研究拍賣刊登,當時刊登費大約十天兩百元的樣子,於是我從2006年起,在奇摩拍賣刊登了店裡唯一的一個廣告,一登就登了四年多,也因為這樣累積了不少忠實顧客,有很多顧客到現在都還一直支持著我。

 

  開業第二年開始,在客人口耳相傳之下客量漸漸地增加,後來請了助理,付擔也加重了一些,為了提升更多的客量,我請母親幫我做了好多好多真皮書籤,將每一片釘在傳單上,跟助理兩人摩托車騎了就往中正路的方向去,我們站在湯姆熊騎樓下發傳單,為了怕客人不清楚我們要傳達的理念,我還在傳單上的標題用很大的字寫了「我們是一間完全不推銷的沙龍,請給我們一次服務您的機會」,大家看到有書籤一窩蜂跟我們要傳單,我超開心的!但是一回頭看到他們一個個把書籤拔起來,傳單直接丟在地上踩過去時,當下心情真的好難過……回家後不斷安慰自己:「陌生的沙龍大家當然不敢去,傳單被丟掉很正常……」所以我個人覺得,做臉這種東西要靠發傳單拉到客人,機會真的很渺茫,發了三四千張傳單,完全沒回來半張後,我就決定不再幹第二次這種蠢事。

 

堅持不推銷的理念,老天爺總會看到我的努力

 

  我媽常跟我說一句話:「戲棚腳,站久就是哩ㄟ」,意思是叫我要堅持,可是我明明就超堅持的,為什麼戲棚站了這麼久都還不是我的阿……曾經一度想放棄,覺得推銷個幾樣保養品只要搬出以前的話術,對我來說根本是小菜一碟,但我決心要堅持理念,堅持我在網路上寫的「本店堅持不推銷」,如果我不是這樣做,就不要這樣寫不是嗎?

 

  可能老天爺眼睛有睜開了吧,有天開始,預約電話突然變多,完全都是不認識的新客人,可是當時唯一的網路曝光管道—奇摩拍賣中問與答的人數也沒增加阿,突然暴增的客量到底是哪邊來的呢?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是傳說中偉大的「鄉民」,2006年我的服務被某一位網友寫了文章分享在PTT的美保版,看完之後我真的超感動的!一直以來用心的服務被發現、被認同了,我莫名的堅持終於有了一點點回應,那是我開業以來最開心的一天。

 

  一直都有在收看一些部落格的我,某天念頭一轉想著:「不然我也來寫部落格好了,也算是記錄自己的生活瑣事。」於是從2007年初,我開始了我的奇摩部落格人生,大家如果有興趣,可以回頭去爬一下文章,那時候幾乎每篇文章都是半夜2、3點發的文,有時候還會超過3點,因為我不會操作嘛……什麼功能、文字大小、傳照片、語法,搞死我了!什麼都要自己摸索真的很痛苦,所以那時候因為內分泌失調,臉上還長了好多痘痘……。

 

  2008年左右,生意已經讓我覺得可以用穩定來形容,也是從那時候開始,我幾乎年年重新裝修,錢多就大修,錢少就小修,那時候覺得這樣是我最幸福的事了~我一路做客人做到結婚前一天都沒有停下來,婚後緊接著去日本渡蜜月,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去日本,到最愛的迪士尼,吃了好多美食,體驗禮儀之都的美好,也是從那一刻開始深深地被日本這個國家吸引,渡完蜜月回國,正摩拳擦掌著想要好好寫文章,跟大家分享日本的美好時,我人生中最燦爛的時光居然好像雲煙一樣,忽然被一陣風,給吹散了…….。

 

幸福的家庭,一瞬間遭逢劇變

 

  2009年的年初,我們渡完蜜月回來後的某一天,母親突然來找我,告訴我父親忽然命危被送進醫院,但其實父母早已離異多年,也很久都沒有跟父親聯繫了。經過醫院診斷後是得了急性敗血症。大家知道敗血症多可怕嗎?急性的話很有可能幾天的時間就再見了。母親三更半夜被叫去加護病房簽病危通知,醫院也一度通知我們要「做好心理準備」,那時候連塔位什麼的都問完了,準備要結清醫藥費時才發現晴天霹靂的事,父親居然沒有勞健保,就連母親幫他保了多年的保險,因為離婚後父親沒有續繳還超過了復效期限。所以當下情況就是沒勞健保+沒保險=龐大醫藥費,而這筆龐大醫藥費每個禮拜都得結帳一次。

 

我與老公白手起家,一直覺得錢乃身外之物再賺就有,當時宴客、蜜月、裝潢、店內開銷幾乎讓積蓄所剩無幾,所以母親只好先把要繳的房貸拿去墊父親的醫藥費…….

 

蔡依林:「謝謝曾經不看好我的人,謝謝你們給我很大的打擊,讓我一直很努力」

 

  那時急到不知該怎麼辦才好,情急中想了一個方法,在自己的部落格裡,把這整件事情鉅細靡遺的寫出來,這對自尊心很高的我來說,真的是用足了我所有的勇氣。接著請媽媽趕工製作手工的皮革筆記本,希望大家不是同情我們,而是可以給我們一點力量,幫助我們再站起來。

 

  熱心的鄉民將我的文章轉貼到PTT上面,每天的瀏覽人數都破萬,部落格瞬間湧入大量的鄉民,但他們也開始質疑我的動機、我的背景,甚至有人開始用「騙錢、騙取同情心、詐財」來形容我。有人質疑:「公司這麼大一間,要說很窮誰信?」但我不是窮阿,是家裡忽然遭逢劇變,經濟面暫時無法負荷,我們只是想靠自己的力量趕快站起來而已。也有人質疑:「叫網友買東西就是利用人家同情心,不會去跟銀行借錢喔?」我當然知道可以跟銀行借錢,但錢都拿去繳醫藥費了,房貸兩三個月都繳不出來,這個聯徵都有紀錄的,哪間銀行要借我錢呢?更有人說:「房子這麼大,不會賣掉喔!賣掉錢就很多了啊!」我也只能苦笑著在心裡想:房子不是說賣就能馬上賣掉的,也得有人買是不是?甚至還有網友開始翻我的歷史文章,看到以前吃喝玩樂的分享文,開始酸我生活過得很好還要出來「募款」,也因為種種如此,最後我把部落格裡私生活的文章全部都刪除了,其實很多跟網友們美好的互動都在那些文章裡,最後質疑越來越多,我索性不解釋了!越講越被抹黑不如什麼都不要講了。

 

  很多很多難聽的話、人身攻擊,當初一句句直刺我心頭,每天打開電腦,我就得要面對這些,但是我不能不面對,因為支持我的人比酸民還多更多!他們幫我分享、給我加油打氣、每天都來留言鼓勵我:有兩位客人直接衝來我家找我說要借我錢,不過我婉拒了,那兩人現在是我這輩子最要好的朋友;也有朋友到店裡面找我時,人站在玻璃門前,我還沒開門她就哭了,之後我們兩個人抱頭痛哭;還有客人沒預約就衝來店裡面,不過當時我正在二樓做客人,她大老遠來只是為了要按內線給我,跟我說句:「菲,妳還好嗎?」;還有一個客人去求了一尊小小的菩薩吊飾,從台南縣大老遠拿來給我,說會保佑我度過難關,我到現在還收著;還有更多、更多的客人,用自己的部落格幫我分享這件事情,或是直接召集身邊朋友、同事一起團購那本筆記本,那時候還有人幫我分享到國外去,也真的有國外的台灣人加入了幫忙的行列。

 

這一切,我現在回想起來,歷歷在目。

 

  最後,龐大的醫藥費靠賣筆記本,完全無法幫助這個燃眉之急,最後幫我度過難關的還是我的老公,他用信貸名義去跟銀行貸款,才讓這件事情落幕。不過最可怕的是這些酸民居然一直追蹤我的後續,事件已經過了一兩年,我連發表牙齒矯正的分享文,還要被留言說:「請問妳不覺得妳這樣太高調嗎?!妳之前文章還寫的這麼可憐!」難道一個人可憐就必需可憐一輩子嗎?不能有站起來好好生活的一天嗎?種種的酸言酸語時在讓人很難受。不過從那時候開始,我發覺自己為這件事在人生的路上收穫滿滿,我得到我從沒預期過的愛、友情、社會溫情,也是在那段時間,我深深的告訴自己:「絕對不要讓自己成為一個網路酸民、正義魔人,它們批評的並不是事實的全部,而我們人卻時常欠缺建構完整事實的能力。」

 

原諒,可以是事情的轉機也是奇蹟

 

  奇蹟出現了,就連主治醫生也說是奇蹟,因為父親最後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,還順利出院了,最關鍵的一刻是他動完大手術後一直失去意識,偶爾清醒但又會陷入昏迷中,就在醫院叫我們做好後續準備,我也去詢問靈骨塔與後事的細節後,那晚,母親叫我們放下恨,大家一起去醫院看看他,畢竟還是一家人,在父親半昏迷的狀態下,媽媽握住他的手跟他說:「你卡緊好起來,災某?溫作陣接你回家住。」昏迷中的父親,居然大聲的忽然喊了句:「賀!」

 

  在這之後,我每天都很努力很努力,我告訴自己,我要從谷底爬起、我要非常成功、而且我有能力之餘一定要幫助別人,因為我曾受過別人幫助,我逼自己努力記住這段時間的痛,因為痛過才會成長,痛過之後的成功,才是甜美的果實,也才會珍惜得來不易的美好。接下來的日子逐漸撥開雲日見青天,店務也一步步穩定茁壯。但網路推薦文被寫太多篇之後,慢慢出現了一些反推內容,大致上都是說:「自從老闆娘很少做客人就不去了』」、「去過一次也沒這麼好阿,根本不是老闆娘在做」這類的內容。

 

個人工作室要進階為中型規模必經之路

 

  這類的顧客抱怨文,絕對是每個美容業者必經之路,如何從一人工作室,進階到中型以上規模的數人公司,是一個堅難的課題。其實我不是很少做客人了,而是跟以前一人工作室時相比,客人多了許多,但我還是只有一雙手阿(苦笑)如果不僱員,一個人根本無法負擔這樣子的客量,更不用說除了做客人之外,剩餘的營運雜務內容都是自己一手包辦,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「把美容師訓練好」,我可以做重點處理,其它的讓美容師們分擔。且盡量要訓練到讓美容師的手感跟我不要差太多,這就是為什麼對美容師內訓如此嚴格的原因,手的技術很重要,專業知識也非常重要,我不喜歡亂唬嚨客人的美容師,要就要傳達正確的知識(目前我們已經將美容師改為考核階級制,每位美容師進階考核通過都會加薪,但代價是要非常痛苦的學習新的技術,也包含學理考試,沒有通過的項目是不可以服務客人的。)

 

  從一人工作室,進階到七人公司,最難的課題應該是如何平衡服務品質,以及如何讓所有事情全部SOP化,只有一個人的工作室,每一位顧客都是老闆娘親自服務,也是這樣的格局最容易被網友推薦,在網友眼中這樣的服務才是「特別又細膩的」,當營運格局越來愈大,消費者們越會拿放大鏡檢視,小小的錯誤老闆娘犯了,顧客會覺得小事;但若是美容師犯了,就會被客訴,甚至寫文章放在網路上分享。其實當老闆,真的不一定是件光鮮亮麗的事情,背後無盡的心酸只有自己吞,就算有朝一日成功了,也不能夠驕傲,唯有低調與謙虛,才能夠長久經營。而且越是成功、越是出名,越要小心翼翼,愛惜羽毛,因為名氣越大的店,消費者是拿著放大鏡來看你的。

 

「認真賺錢、用力犒賞自己」是我的人生哲學

 

  再好吃的餐廳,都不可能拉攏每一個人的胃,多麼厲害的餐廳,還是會有人在下面留言:「這間還好」、「CP值不高,不推」、「不值那個價格」、「我吃過更厲害的」怎麼做都無法善盡人意,所以凡事只求對得起自己,而且要做得開心,這是我走過這麼多年以來的收穫,不管有沒有賺錢、不管有沒有遺憾,只要每一天做客人的當下,我都是有著滿滿的成就感;跟每一個客人聊天時,都可以開心大聲笑;對吸收美容方面的知識永遠都保持高度的熱忱,那以上這些都是我要的,這就是令我無憾的工作。

 

  賺錢的時候用力工作,一定要用盡每一分力氣與腦汁;犒賞自己的時候,我會更大方、更用力的回饋在自己身上。都說人生苦短,又苦又短,如果不對自己好,兩腿一伸之後什麼東西都帶不走,只有靈魂知道這一遭走的值不值得,我希望我以後兩腿一伸的時候微笑看著我自己的肉體,沒有白活。

 

美業互助團結是我目前最大的期許

 

  其實美容這一行走了20幾年,深刻體會到一件事情—就是美容業同行相忌的情況比其他類服務業更加明顯,或許是因為美容業的從業人員都是女性為主,女性的心思更加縝密,一不小心很容易樹敵。也因為發現這樣的常態,我開始思考,若由我自身做起「關於無私分享的美好」這件事,用一點小小的力量來影響大大的美業圈,能影響多少是多少,至少讓美業可以更團結或是更正向,這些受我影響的人,再去影響更多人,帶起美容業正向的能量,慢慢的就能顛覆很多人對美容師這三個字負面的評價。

 

  於是從2016年起,我前後開了數場完全不收費的無償講座,傳授一些經營之道。我一路走來最無價的就是經驗談了,所以每一回的演講,我講的都是毫不保留的生意經。「這不是奢望,這是個目標」美容業團結這個目標,其實是可以透過大家的努力,一起來完成的,不再像是傳統美容將自己關在小小的工作室裡,不交流也不分享,深怕被發現自己賺錢的秘密一樣,把美容工作搞得神秘又難懂,還背負很多騙錢與不專業的臭名。

 

  美容其實要邁向的是專業與正向,傳遞正確觀念與知識,甚至有點像家庭醫師的概念,適時的告知消費者正確的皮膚知識,但皮膚疾病的治療與判斷,還是交由專業的皮膚科醫生為主、美容為輔,搭建起商與醫的友善橋梁,而非互相攻擊。在台灣有非常多資深美容師,技術都非常精湛!深切期盼有朝一日,台灣的美業技術可以揚名國際,用打團體戰的方式,將技術傳遞到全世界。

 

菲堤舒療美顏

台南市台南市聖南街17號1樓

06 265 0732

feity.pixnet.net/blog

週二至週日 10:20 – 20:00

週一公休